• 1. 青い夜の記憶 - 须藤ひとみ
  • 2. 念夏 - 马天宇
  • 3. 偏爱 - 张芸京
  • 4. エンド・タイトル-东京爱情故事
  • 5. 夜色 - 玉置浩二
  • 6. オセンチな歩美 - 大野克夫
  • 7. The_Godfather_Waltz/Speak_Softly_Medley - Jack_Jezzro
  • 8. 猫になりたい - スピッツ
  • 9. Love_Theme_from_Cinema_Paradiso - Jeff_Steinberg
  • 10. 時には昔の話を - 加藤登紀子
person

“同学一场”这个词,最早是在哪点看到的?嗯,应该是初一的时候,在学校图书馆借的一本叫《乌托邦中学》的小说书里。现在算来,该有八九年了吧。

老实说,小说质量不怎么样。但是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,记一些事情,一记就是好几年,甚至一跟就是一辈子。好的事情,算是福分,不好的事情,最多也只能怪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。

但是青春时光中,最痛苦或者最幸福的事一般是没有的。更多的情况是,过去的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,拼凑成了这个不完美又遗憾的青春。等回想起来的时候,常常激动得想捡起地上的碎片,补上残缺的那部分。 那些尴尬得甘愿就死的事情,也变成了清风中的碎沙子。等有人问起,你也只能辩解道:有沙子吹进眼里了。

人活着,总有矫情的时候,尤其在深夜无人,又或者在异国他乡。古今的诗人都是矫情的,不矫情也就没情可写了。思乡是矫情,思念故人是矫情,思念情人那更是矫情。自然,回忆往事,就成了矫情的最大根源。

同学一场,是青春岁月里最大的矫情,而我,就是那个最矫情的人。

一矫情就想记点什么东西,这种东西可能连流水账都算不上,文笔所限,不能完全表达所想,实在是我最遗憾的一件事。不能如实表达自己的想法,也就意味着文字失去了灵魂,失去灵魂的文字,估计连学生作文都算不上。学生作文好歹能字句连贯,妙语连珠。

我想记述的东西,可能仅仅是我脑海中的一片碎片。它虽然在我脑海中折射着七彩霓虹,但是真要是单独拿到文字里,让它在文字里面孤零零地躺着的时候,它可能就变成了一件寻常不过的小事情。我知道,我没有足够的能力让它们焕发生机,像一部连续剧一样诉说完每一个人的故事。但是我希望的是,我能留下所有的碎片,把它们都刻在我的文字里,希望它们在一起,能排挤掉彼此的孤独。

是的,没有轰轰烈烈,就是那么简单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记忆通常是会被篡改的,尤其是时间长了的记忆,不仅有被篡改的可能,还有被美化的概率。我们会希望自己有一个美好的过去,所以时间越长,就会潜移默化的擦掉那些不好的事情。其实好与不好的界限又是什么呢?
我想,好几年之后还记得的事情,应该都不是太糟糕的事情吧,除非是什么深仇大恨...我记忆中的深仇大恨..嗯..好像没有。有的当时也怼回去了,打不过的也交了个朋友,朋友之间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呢?可能我这个记忆状态就是一个被美好后的状态吧。挺好。

我回忆的人,他们待在回忆里。现实中的人,他们活在现实中。他们可能相遇,可能相离,也可能融为一体。不过有什么关系,我回忆的,仅仅是那些年的人和事。
同学一场,是青春岁月里最大的矫情,而我,就是那个最矫情的人。
是的,没有轰轰烈烈,就是那么简单。

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篇!

2 条评论

    1. @演员

      (。・∀・)ノ゙嗨😄

      回复

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