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了十月,或者再过一个月,就该冷了吧。

寒暑交替得越来越快,白衬衫还没穿个够,又得翻出箱底的秋裤和羽绒服。

下着雨,不想出门,脑子里好像有一块无边无际的操场,雨点都敲打在心门之上。

这个季节的这个天气,只适合坐在火堆旁,三三两两,谈谈逝去的这个盛夏,曾经存在过的时光。

想听听凌晨开过家乡的火车的鸣笛声。想回到闲着的时候,可以慢慢散散步,看看书的日子。

那是满怀期待的日子呢,期待新学期同学的寒暄,期待刚发的教科书的清香,期待寒假暑假,期待过年,期待老妈买的水果糖,期待一场多日晴天后的暴雨,期待一个阴雨连绵后的暖阳。

可是啊现在,厌倦了盛夏的蝉鸣,看淡了飘落的残叶,只想一个人待着,做一根芦苇,一根会思考的芦苇。那样就可以怡然自得地在风中摇曳,在荒野中思考,什么都不用做,什么也不用管。

这腐朽的灵魂,在经过阳光和暴雨的洗礼之后,没有变得高贵,反而开始上锈。这是多么的悲哀的事情。让它待在还这个年轻的肉体里,真是惨无人道的糟蹋。

腐朽的灵魂啊,就该寄宿在一根芦苇里。失去灵魂的肉体,不该做行尸走肉,该把它埋进大地,让种子在它的左右心室里发芽,让树根穿过它的胸膛中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