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是从前,
读起这样的诗来,
总是一种享受。
说不清涵义,
也不揣测什么作者思想。
只是纯粹的躺在文字中间,
感受淋在灵魂上的倾盆大雨。

就如同和曾经的你交往,
和忧郁时候的你把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都数一遍。
那是一种简单的幸福。
快乐得来轻而易举,没有非分之想。

那时候,
你不会对我强颜欢笑,
我也不会勉强客套。
心中有话直说,心中没话瞎聊。

现在,
再读上这样的诗句,
字里行间,
已找不出我想要的栖身之地。
是啊,对于这些,
我早变得麻木和茫然。

但还是会读诗。
读一些你读过的,
想在它们中找到你会喜欢的似水柔情。
读一些我读过的,
因为它们,还残留我最初的纯粹。

“奔三的人了,
再谈爱情,
别说朋友不信,
甚至连我自己也不信。”

寒暑二十几载,
无数个为了逃避,
忙碌的白天和傍晚,
就像深秋的落叶,
日复一日层层覆盖。
葬送理想,也埋葬爱情。